故事:无罪释放(中)|母亲为救儿子认罪


嘭的一声!

爸爸李浩大力地推开了门。

虽然他稳稳的站在那里,但远远就闻得到他满身的酒气,脸也红得通透。很明显,喝了不少酒。

李浩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瞥了一眼光秀手中的黑珍珠手链,一言不发,眼里夹带着凶光。

坐下了母子俩旁边的另一个单人沙发,嘴里不停的嘀咕着。“又在想这个短命鬼。”

妈妈秀琼见老公脸色不好,便小心翼翼地坐到了他的旁边想要安抚他。

但,他并不买账。

“你嫁给我十多年了,还常常去想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男人。你心里还当不当我是你的老公?”李浩突然发狂的跳了起来。

“我没有想他啊,我只是把他留下的东西交给光秀而已。”秀琼努力解释着。

“我知道!对你一直都是我单方面的跪舔,其实你心里从来没有我!我在你心里已经不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吧!”

“你心里只有那个短命鬼,还有这个狗杂种!”李浩声音开始越来越大。

“这个狗杂种,还有他的东西和这个房子,我早就看不爽了!”李浩边喊着便要抢光秀手上的珍珠手链。

光秀一把护住了手链:“这是我爸爸的东西,关你什么事?”

李浩听到这句话后,怒火冲到了极点,狠狠的抽了儿子一耳光。啪!

秀琼见状,要拉开李浩,却被李浩一把推倒了在地上。

光秀起身逃开了起来。

几番来回追逐中,因脚步跟不上光秀,李浩被耍得更是恼火。

他一把抓住了瘫坐在地上的秀琼,开始了连续的虐待。

“你真是个贱人!”、“整天想其他男人!”、“还养出这么个狗杂种!”李浩一巴一巴的抽打着秀琼的脸,还不停将她往地上往沙发重摔。

秀琼漂亮的脸蛋已经变得红肿起来,嘴角还流出了血丝。秀琼想求饶,可是李浩已经被怒气冲昏头脑,听不见她的嘶喊。

这时,已经逃上二楼的光秀听到了妈妈痛苦的惨叫。

飞快的从二楼跑下来,从背后把比自己强壮很多的李浩推倒了在地上,也不知这么瘦小的身体从哪里来的力量。

李浩摔撞到了门一侧的鞋柜,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苦笑了一声后站了起来,母子俩怯怯的躲闪着,却只见他从母子俩身边走过,走进房间,拿了妈妈的钱包后出门走了。

光秀想追上去讨回钱包,但被妈妈拉住了。

看着李浩离去的背影,光秀露出了凶狠的目光。

光秀把妈妈扶起来,敷了药。

大概到了九点钟,秀琼在冲凉时听到儿子出门的声音,应该是去跑步了吧。

洗完澡,收拾好果盘和一切琐碎事后,心想儿子差不多时间回来了,便想开门准备迎接儿子。

琼开了门,刚好看见儿子满头大汗跑着步往家门口来,但是感觉儿子跑得有点不对劲,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顺着看儿子跑来的方向,秀琼也隐约看到围墙尽头的马路对面站着一个瘦小的黑影。

琼不敢多想,只是马上拉着儿子进了家门。

等儿子洗完澡后,便各自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

天气依然美好怡人。

早餐吃毕,秀琼依旧带着鸡蛋卷早餐,和儿子一起出门。

一出门便隐约听到围墙的另一边有一些吵杂声。

走到围墙尽头,瞧见篮球场被围起了红白色的警戒线,线外围满了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从密密麻麻的人群缝隙中可以看到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人。

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先送儿子上学吧。

“走吧,上学去啦,愣着干嘛?”秀琼转过身看着儿子说道。

公交来后,儿子一个箭步便上了车。以前倒没见他这么利落,倘若是以前不都是死气沉沉的吗?

秀琼也要先赶着去上班,没空闲去瞎凑热闹了。倒是在车上的时候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只见有一个黑乎乎的人躺在那颗大树旁,好像是被烧过一样。

难道是那个乞丐?秀琼心里一惊,就马上让自己看别的地方转移注意力,因为对于这种东西她是想都不敢想。

到公司,还没上班多久,就有几个警察来找秀琼。

带头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穿着跟别人不一样的风衣,干练的胡子和一丝花白的头发,胸牌上赫然写着『高级探长:黄天临』,乍一看就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但谁能想到这样的打扮和名字,挂着的却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脸,眼睛里流露着非刑警该有的柔情。

很快,秀琼就被带到了一个乌漆墨黑的房子,说什么协助调查之类的。

他们拿来一一堆照片扔在了桌子上,风衣男坐在了秀琼的对面,眼神变得冷冰冰的。

“昨晚在你家旁边的篮球场死了个人,还被用树叶烧焦了。”

秀琼一听到这种事就被吓得直冒汗,不敢乱动,紧紧的扣着椅子两边的把手。

“凶手想毁掉痕迹,但我们还是查出来了这个尸体到底是谁。你想知道吗?”风衣男用略带试探的眼神盯着琼。

“谁?”琼的声音有点颤抖。

“就是你的老公李浩。”

琼开始惊得眼睛瞪大,不敢说话。

“你还认得这把刀吧?凶手就是用这把到杀死你老公的。”风衣男拿出一把用透明袋子密封好的水果刀。

琼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自己家的水果刀,顿时脑海里放映出无数个画面:昨晚收拾水果盘的时候就发现了水果刀不见了,难道是儿子拿走了杀的他?

琼望向了其他地方想要避开这个问题。

“我来说吧!这种外形独特的水果刀方圆百里只有你家有,是你从网络上订购回来的。难道你要告诉我,有人从你家偷走了这把刀,还在你家附近杀死了你的老公?“

“然后呢?”琼装作镇定。

“从你的脸上的新伤还有肩膀上的旧伤,可以看出你老公经常家暴。你和你儿子都有杀人动机,你们无法忍受他的虐待,所以一气之下杀了他。只要等下我们查出刀上有你们的指纹,就可以将你们定罪。”

“不管是你还是你儿子,又或者是你们一起杀的。只要现在认罪,我就可以向法官求情轻判。”风衣男双手抱着胸。

琼一下子脑子混乱,被吓得不知该怎么办。因为她脑袋里全是儿子杀人的画面,昨晚儿子用水果刀杀了浩,然后回家的时候很慌张,早上看到凶案现场也表现得很惊慌。

她难以想象儿子被抓进监牢的画面,他还只是一个初中生啊,马上要参加中考了,如果被判了刑他这辈子就毁了。

“黄警官,我认罪,人是我杀的。”琼有点精神恍惚。

“你是怎么杀他的?”风衣男立刻叫人拿来一个录音笔。

“昨晚他打了我们后,出了门,我拿起家里的水果刀跟了上去,偷偷从背后捅死了他,然后用树叶把他烧了。”

“等等,你说你从背后把他捅死了?你确定?”风衣男收起了录音笔。

“嗯。”

咚,咚,咚

突然有人敲门,把风衣男叫了出去。

秀琼就静静的坐在小黑屋里,等待着被人带去审判。

不知坐了多久。风衣男却过来跟她说可以走了,说真凶来自首了。

悬在秀琼心里的石头这才放了下来。

琼出去时正看见警员给“凶手”录口供,但只看见一个熟悉的模样,平时虽然不太敢看他,而他“模样”就算瞄了一眼就难以忘记。

他就是那个在大树下住了十多年的乞丐!

天啊,太恐怖了!居然一直有一个杀人犯住在自己附近,自己还经常送饭给他吃,想想都可怕。

乞丐看到琼后,笑了起来,那是第一次看见他笑。

他拿出了一个用纸包着的东西递给了琼。

琼当着警官的面打开,

是黑珍珠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