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件与酒有关的事


  2019年7月27日? 星期六? 阴24~33℃

  十二个空酒瓶

  不喝白酒,连啤酒都不沾的我,对喝酒一点兴趣都没有,却对喝酒人感兴趣,对下酒菜感兴趣。

  记得在老房子住时,我家住六楼,每天下班还没上到四楼,就从四楼人家敞开的门里,飘出一股酒菜香,那味道,直钻鼻孔,挡都挡不住。

  我醉了,醉在酒香里,难以自拔。

  是我喜欢酒吗?不是的。不信可以试一试,抿一口白酒,哎呀妈呀,那个辣,我才不稀喝;喝一口啤酒,哎呀妈呀,那个苦,我也不爱喝。

  可是,我就爱闻白酒跟凉菜混合的味道。

  我妈家住三楼,夏季,每天中午过去时,二楼敞开的门里,飘出各种菜香味儿,有芸豆炖土豆,有肥肠炒辣椒,酸菜味,韭菜味,芹菜味……还有鱼香等等,可是,从来没闻过酒菜香,那种白酒与凉菜混合的味道,我一回都没闻到过。

  是他家没人喝酒吗?没人喝酒,他家正对的楼梯边上怎么放了十二个空酒瓶?难道是别人家放的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只见空酒瓶,却没闻到酒菜香,的确让我觉得遗憾。

  可恶的醉酒

  那天他又来,进门就递我一张名片(一张不成样子的名片),还让我把手机号码留给他。

  他就是前些日子来复婚,由于手续不齐全没办成,我的一位小学同学。

  念书时,他学习并不好,可因为他爸是校长,毕业以后去当兵,转业回来直接被安排到铁路。

  由于他长期酗酒成性,酒精中毒,娶了个精神不大好的女子为妻。

  那天他来,仍旧是喝的醉醺醺。我问他,“复婚手续需要的材料都准备好了没有?”

  当听说,他那个傻瓜伸脑壳,呆头呆脑的老婆跟别的男人好上了,他复婚的事情已经拉倒时,我说,“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对她不够好,人家反悔了?”

  他不承认自己有问题,说自己太忙,照顾不上她。

  “肯定是你老喝酒,惹人家不乐意。”我嗔怪他。

  “没有,没有。”他一口否认。

  他把记录本摊开,让我把手机号码记上面,说等没事的时候好跟我说说话。

  尽管他不正常,我也没好意思拒绝他,一边记号码,一边叮嘱一句,“没事别给我挂电话哈。”

  他央求我,“有合适对象,你给我介绍一个呗。”真是的,这事儿他还能求到我。

  “我这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唯唯诺诺,不爱出头,还能给你介绍对象?”下话没说,就他这样,我敢把谁介绍给他?

  他支支吾吾没再说什么,合上本子,装进兜里。

  他自来精神就不好,还总是沉浸在酒精里。但我没视他为不正常,只看他是同学,也没有嫌弃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他可怜。

  他出门,我跟到门口,目送他摇摇晃晃的背影渐渐走远……

  这是2011年冬季一天发生的事,时隔今日,已经七年多。那之后,在路上还能偶尔碰到他,每次碰到,他都是处于微醉状态。

  后来,就再也没有看见他。

  96

  波之角落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2.1

  2019.07.27 05:39*

  字数 1022

  2019年7月27日? 星期六? 阴24~33℃

  十二个空酒瓶

  不喝白酒,连啤酒都不沾的我,对喝酒一点兴趣都没有,却对喝酒人感兴趣,对下酒菜感兴趣。

  记得在老房子住时,我家住六楼,每天下班还没上到四楼,就从四楼人家敞开的门里,飘出一股酒菜香,那味道,直钻鼻孔,挡都挡不住。

  我醉了,醉在酒香里,难以自拔。

  是我喜欢酒吗?不是的。不信可以试一试,抿一口白酒,哎呀妈呀,那个辣,我才不稀喝;喝一口啤酒,哎呀妈呀,那个苦,我也不爱喝。

  可是,我就爱闻白酒跟凉菜混合的味道。

  我妈家住三楼,夏季,每天中午过去时,二楼敞开的门里,飘出各种菜香味儿,有芸豆炖土豆,有肥肠炒辣椒,酸菜味,韭菜味,芹菜味……还有鱼香等等,可是,从来没闻过酒菜香,那种白酒与凉菜混合的味道,我一回都没闻到过。

  是他家没人喝酒吗?没人喝酒,他家正对的楼梯边上怎么放了十二个空酒瓶?难道是别人家放的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只见空酒瓶,却没闻到酒菜香,的确让我觉得遗憾。

  可恶的醉酒

  那天他又来,进门就递我一张名片(一张不成样子的名片),还让我把手机号码留给他。

  他就是前些日子来复婚,由于手续不齐全没办成,我的一位小学同学。

  念书时,他学习并不好,可因为他爸是校长,毕业以后去当兵,转业回来直接被安排到铁路。

  由于他长期酗酒成性,酒精中毒,娶了个精神不大好的女子为妻。

  那天他来,仍旧是喝的醉醺醺。我问他,“复婚手续需要的材料都准备好了没有?”

  当听说,他那个傻瓜伸脑壳,呆头呆脑的老婆跟别的男人好上了,他复婚的事情已经拉倒时,我说,“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对她不够好,人家反悔了?”

  他不承认自己有问题,说自己太忙,照顾不上她。

  “肯定是你老喝酒,惹人家不乐意。”我嗔怪他。

  “没有,没有。”他一口否认。

  他把记录本摊开,让我把手机号码记上面,说等没事的时候好跟我说说话。

  尽管他不正常,我也没好意思拒绝他,一边记号码,一边叮嘱一句,“没事别给我挂电话哈。”

  他央求我,“有合适对象,你给我介绍一个呗。”真是的,这事儿他还能求到我。

  “我这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唯唯诺诺,不爱出头,还能给你介绍对象?”下话没说,就他这样,我敢把谁介绍给他?

  他支支吾吾没再说什么,合上本子,装进兜里。

  他自来精神就不好,还总是沉浸在酒精里。但我没视他为不正常,只看他是同学,也没有嫌弃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他可怜。

  他出门,我跟到门口,目送他摇摇晃晃的背影渐渐走远……

  这是2011年冬季一天发生的事,时隔今日,已经七年多。那之后,在路上还能偶尔碰到他,每次碰到,他都是处于微醉状态。

  后来,就再也没有看见他。

  2019年7月27日? 星期六? 阴24~33℃

  十二个空酒瓶

  不喝白酒,连啤酒都不沾的我,对喝酒一点兴趣都没有,却对喝酒人感兴趣,对下酒菜感兴趣。

  记得在老房子住时,我家住六楼,每天下班还没上到四楼,就从四楼人家敞开的门里,飘出一股酒菜香,那味道,直钻鼻孔,挡都挡不住。

  我醉了,醉在酒香里,难以自拔。

  是我喜欢酒吗?不是的。不信可以试一试,抿一口白酒,哎呀妈呀,那个辣,我才不稀喝;喝一口啤酒,哎呀妈呀,那个苦,我也不爱喝。

  可是,我就爱闻白酒跟凉菜混合的味道。

  我妈家住三楼,夏季,每天中午过去时,二楼敞开的门里,飘出各种菜香味儿,有芸豆炖土豆,有肥肠炒辣椒,酸菜味,韭菜味,芹菜味……还有鱼香等等,可是,从来没闻过酒菜香,那种白酒与凉菜混合的味道,我一回都没闻到过。

  是他家没人喝酒吗?没人喝酒,他家正对的楼梯边上怎么放了十二个空酒瓶?难道是别人家放的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只见空酒瓶,却没闻到酒菜香,的确让我觉得遗憾。

  可恶的醉酒

  那天他又来,进门就递我一张名片(一张不成样子的名片),还让我把手机号码留给他。

  他就是前些日子来复婚,由于手续不齐全没办成,我的一位小学同学。

  念书时,他学习并不好,可因为他爸是校长,毕业以后去当兵,转业回来直接被安排到铁路。

  由于他长期酗酒成性,酒精中毒,娶了个精神不大好的女子为妻。

  那天他来,仍旧是喝的醉醺醺。我问他,“复婚手续需要的材料都准备好了没有?”

  当听说,他那个傻瓜伸脑壳,呆头呆脑的老婆跟别的男人好上了,他复婚的事情已经拉倒时,我说,“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对她不够好,人家反悔了?”

  他不承认自己有问题,说自己太忙,照顾不上她。

  “肯定是你老喝酒,惹人家不乐意。”我嗔怪他。

  “没有,没有。”他一口否认。

  他把记录本摊开,让我把手机号码记上面,说等没事的时候好跟我说说话。

  尽管他不正常,我也没好意思拒绝他,一边记号码,一边叮嘱一句,“没事别给我挂电话哈。”

  他央求我,“有合适对象,你给我介绍一个呗。”真是的,这事儿他还能求到我。

  “我这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唯唯诺诺,不爱出头,还能给你介绍对象?”下话没说,就他这样,我敢把谁介绍给他?

  他支支吾吾没再说什么,合上本子,装进兜里。

  他自来精神就不好,还总是沉浸在酒精里。但我没视他为不正常,只看他是同学,也没有嫌弃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他可怜。

  他出门,我跟到门口,目送他摇摇晃晃的背影渐渐走远……

  这是2011年冬季一天发生的事,时隔今日,已经七年多。那之后,在路上还能偶尔碰到他,每次碰到,他都是处于微醉状态。

  后来,就再也没有看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