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落疏疏月又西191暗中相助


  

  叶媚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想着夏沫把自己当作叶好的种种可能,她甚至想到了最惨烈的结局。假若自己也像叶好一样……这个想法让她痛苦。

  风突然大了起来,人家店铺前的木牌或是钢管倒在地上的声音,格外刺耳。叶媚听着这些声音心惊肉跳:“寒云,风怎么突然大了?”

  “明天大抵有雪吧!”姜寒云给老太太裁着衣服。

  叶媚便没有再说什么,她努力地想叶好学校的布局。她想象着叶好当时如何从宿舍里跑到了凉台上?这个过程只有把夏沫领到那幢宿舍楼里……但这个做法很冒险。

  叶媚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夏沫聚会的时间。她又给苏子卿打电话:“苏董,你昨天给我说的聚会是几点开始?”

  苏子卿知道叶媚要行动了,他也替叶媚担心:“早上八点。”他害怕以叶媚一个人的力量未必能达到目的。他太了解夏沫,但有些话他又不能给叶媚说。叶媚这张牌必须用到恰到好处,才能帮到自己父亲。

  苏子卿挂了叶媚的电话又给黄岚打电话:“黄岚,我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办好了,姚晓利已经收了我的好处。”黄岚在电话那头不无讨好的口气。

  “你确定她曾是夏沫和叶好的同学?”苏子卿觉得黄岚大大咧咧,怕她办坏事情。

  “苏子卿,你什么意思?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黄岚扯着嗓子喊。

  苏子卿立刻挂了电话。他不喜欢黄岚咋咋呼呼的性格,但为了整个苏家,他向黄岚求婚了。黄岚当时激动地拥住苏子卿哭。

  苏子卿的心底委实在哭,他的婚姻终由不得自己。他让徐律师办的事情已然办好,他现在期望着上面已经读到了他的检举材料。这夜他注定无眠,他不知道明天,叶媚会不会得到答案?而这个答案可以让夏智勇撕掉面具。

  这夜的风声较冬天时更大了些,外面的枯枝似乎在哀嚎着。晚上十二点钟左右,飘起了雪花,雪花密密地交织着,外面的灯光因风雪而变得迷离。叶媚仰躺在床上并未睡去,她看着寒云熨着布料:“寒云,你还不睡?”

  “我答应老太太了,三天后她来取衣服,我得做好。远寒说,做生意诚信第一。”姜寒云提起乔远寒的名字有几分黯然,她低下头继续熨着布料。

  “寒云,你那个乔远寒真的很好吗?每次提起他,你的眼睛都格外明亮。”叶媚很好奇地坐了起来。她开始想象,叶好出事的那天,是不是也在和夏沫谈乔远寒?

  “远寒很好,在我心里,他是全天下最好的男子。”姜寒云算是回答了叶媚,提起远寒,她的心就疼。她如今不知道在哪里寻远寒,她心里便又难过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七点,叶媚推开了寒云的店门。虽然是春雪,却下得纷纷扬扬,这样的天气穿风衣有些冷。她搓了搓手,还是毅然地走进了风雪里。

  叶媚坐车提前到了学校门口,她在等着夏沫他们到来。她看着学校门口陆陆续续走来了三三两两的人,他们热情地打招呼,他们相拥。他们都该是夏沫的同学吧,他们看起来情感真挚。

  八点二十分夏沫才到,她化着精致的妆容,长发披肩,身材依然纤细,倒不像刚生过孩子的女人:“大家好,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下雪路上有点堵车。”

  “你家相公呢?王梓这小子把我们系花给娶了,怕我们揍他吧?”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到夏沫面前,和夏沫握手。

  “王梓刚当科长不久,单位里有好多事情要他亲力亲为。不过,他特意交代了,让我代他问大家好!”夏沫的答复是再周到不过的。

  “既然夏沫来了,我们就进学校吧!”刚才那个男子走在最前面。

  “乔远寒还没有来。”有一个女子喊。

  大家轰然笑了起来:”还念着乔远寒呢?乔远寒那样的,怕是没有他能瞧得上的女子。”他们的目光都看向夏沫。

  夏沫笑得极不自然,她觉得这句话是在讽刺自己。他们谁不知道,自己当初追乔远寒追得轰轰烈烈?可自己还不是嫁给了王梓?

  “当年那个叶好对乔远寒可不是一般的执着,情书一封封啊。我估计乔远寒连叶好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姚晓利靠着夏沫走着,她东张西望着,寻找黄岚给她说过的人。

  叶媚看着夏沫他们走出了五六米远,也走进了学校里面。或者这风雪在成全着她,前面的人只低着头往前走,并未注意到她。

  “夏沫,我们该去图书馆看看。”姚晓利拽着夏沫,她回头看到了叶媚。在看到叶媚的那一瞬,她愣了一下。她甚至把叶媚当作了叶好,若不是那年她亲眼看到叶好坠楼的情形……她忙拽着夏沫的胳膊:“夏沫,我们快追上他们……”她收了黄岚的钱答应办事,但当她看到叶媚的瞬间着实吓了一跳。

  夏沫觉得姚晓利脸色不好,她也回头看。在她回头的瞬间,叶媚藏到了一棵大树后:“晓利,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

  “夏沫,一走进学校里,我仿佛就看到了叶好,她一直跟着我们倆。”姚晓利紧紧拽住夏沫的手。

  夏沫强迫自己镇定:“怎么可能?叶好死了那么多年了!”她嘴里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极不舒服。

  就这样夏沫和姚晓利走在前面,叶媚距她们五米之遥。她可以听到夏沫和姚晓利的对话。她摁了手机的录音。

  “夏沫,咱们宿舍当时也就住了咱们几个人。从叶好发生那事后,你最早搬离了宿舍。我们也觉得宿舍里晦气都搬了出来。可我最近总梦见叶好,叶好哭着对我说,她不是跳楼自杀,是有人推她。”姚晓利一脸惊恐。

  夏沫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绷得很紧,她的心被什么拽着,直往嗓子眼钻。她全身极不自然:“是我们同学要聚会了,你想起了叶好,才胡思乱想的吧!”她表现得很镇定。

  “夏沫,我的梦真真切切的,叶好哭得很难过,眼睛里流出来的都是血。”姚晓利吐着舌头:“不说了,不说了,我可能是恐怖片看多了。”

  夏沫微笑,这个笑极不自然:“你还知道自己是恐怖片看多了?”她拽姚晓利:“晓利,我们快追上他们吧!”她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心情。

  夏沫和姚晓利的对话,叶媚听的一清二楚,她突然意识到这个姚晓利似乎在帮自己。她为什么帮自己?她现在考虑不到那么多问题。

  “夏沫,你一会儿跟我去一趟宿舍,我去看看我的一个表妹!”姚晓利挽着夏沫的胳膊。

  “不了,一会儿我还要赶回家给孩子喂奶呢,我孩子身体不好。”夏沫回答着。

  “夏沫,就一会儿,只一会儿,好不好?”姚晓利像个撒娇的孩子:“你是不是也怕叶好的阴魂还未散?”

  “你胡说什么呀!”夏沫甩开姚晓利的胳膊:“我的确有事。”

  “夏沫,你就在宿舍楼下等我两分钟?”姚晓利恳求着夏沫。

  叶媚从远处观察到,夏沫有了几分犹豫,她忙抄近路走到了宿舍楼附近。走到这里,她就伤心,她会想起那年叶好躺在地上的样子。

  此时雪稀疏了许多,银杏光秃秃的枝干被风摇着。这个时候的春天却有着冬的荒凉。叶好曾经躺过的地方,已换了地砖。宿舍楼还一如那年一样挺立着,那些旧年的故事被砖上的灰尘掩去了不少吧?

  叶媚环顾着四周,心底升腾出无限的悲凉。她这会儿最担心的是,夏沫会不会过来?

  96

  微风轻扬晓月寒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3

  

  字数 2573

  

  叶媚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想着夏沫把自己当作叶好的种种可能,她甚至想到了最惨烈的结局。假若自己也像叶好一样……这个想法让她痛苦。

  风突然大了起来,人家店铺前的木牌或是钢管倒在地上的声音,格外刺耳。叶媚听着这些声音心惊肉跳:“寒云,风怎么突然大了?”

  “明天大抵有雪吧!”姜寒云给老太太裁着衣服。

  叶媚便没有再说什么,她努力地想叶好学校的布局。她想象着叶好当时如何从宿舍里跑到了凉台上?这个过程只有把夏沫领到那幢宿舍楼里……但这个做法很冒险。

  叶媚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夏沫聚会的时间。她又给苏子卿打电话:“苏董,你昨天给我说的聚会是几点开始?”

  苏子卿知道叶媚要行动了,他也替叶媚担心:“早上八点。”他害怕以叶媚一个人的力量未必能达到目的。他太了解夏沫,但有些话他又不能给叶媚说。叶媚这张牌必须用到恰到好处,才能帮到自己父亲。

  苏子卿挂了叶媚的电话又给黄岚打电话:“黄岚,我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办好了,姚晓利已经收了我的好处。”黄岚在电话那头不无讨好的口气。

  “你确定她曾是夏沫和叶好的同学?”苏子卿觉得黄岚大大咧咧,怕她办坏事情。

  “苏子卿,你什么意思?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黄岚扯着嗓子喊。

  苏子卿立刻挂了电话。他不喜欢黄岚咋咋呼呼的性格,但为了整个苏家,他向黄岚求婚了。黄岚当时激动地拥住苏子卿哭。

  苏子卿的心底委实在哭,他的婚姻终由不得自己。他让徐律师办的事情已然办好,他现在期望着上面已经读到了他的检举材料。这夜他注定无眠,他不知道明天,叶媚会不会得到答案?而这个答案可以让夏智勇撕掉面具。

  这夜的风声较冬天时更大了些,外面的枯枝似乎在哀嚎着。晚上十二点钟左右,飘起了雪花,雪花密密地交织着,外面的灯光因风雪而变得迷离。叶媚仰躺在床上并未睡去,她看着寒云熨着布料:“寒云,你还不睡?”

  “我答应老太太了,三天后她来取衣服,我得做好。远寒说,做生意诚信第一。”姜寒云提起乔远寒的名字有几分黯然,她低下头继续熨着布料。

  “寒云,你那个乔远寒真的很好吗?每次提起他,你的眼睛都格外明亮。”叶媚很好奇地坐了起来。她开始想象,叶好出事的那天,是不是也在和夏沫谈乔远寒?

  “远寒很好,在我心里,他是全天下最好的男子。”姜寒云算是回答了叶媚,提起远寒,她的心就疼。她如今不知道在哪里寻远寒,她心里便又难过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七点,叶媚推开了寒云的店门。虽然是春雪,却下得纷纷扬扬,这样的天气穿风衣有些冷。她搓了搓手,还是毅然地走进了风雪里。

  叶媚坐车提前到了学校门口,她在等着夏沫他们到来。她看着学校门口陆陆续续走来了三三两两的人,他们热情地打招呼,他们相拥。他们都该是夏沫的同学吧,他们看起来情感真挚。

  八点二十分夏沫才到,她化着精致的妆容,长发披肩,身材依然纤细,倒不像刚生过孩子的女人:“大家好,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下雪路上有点堵车。”

  “你家相公呢?王梓这小子把我们系花给娶了,怕我们揍他吧?”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到夏沫面前,和夏沫握手。

  “王梓刚当科长不久,单位里有好多事情要他亲力亲为。不过,他特意交代了,让我代他问大家好!”夏沫的答复是再周到不过的。

  “既然夏沫来了,我们就进学校吧!”刚才那个男子走在最前面。

  “乔远寒还没有来。”有一个女子喊。

  大家轰然笑了起来:”还念着乔远寒呢?乔远寒那样的,怕是没有他能瞧得上的女子。”他们的目光都看向夏沫。

  夏沫笑得极不自然,她觉得这句话是在讽刺自己。他们谁不知道,自己当初追乔远寒追得轰轰烈烈?可自己还不是嫁给了王梓?

  “当年那个叶好对乔远寒可不是一般的执着,情书一封封啊。我估计乔远寒连叶好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姚晓利靠着夏沫走着,她东张西望着,寻找黄岚给她说过的人。

  叶媚看着夏沫他们走出了五六米远,也走进了学校里面。或者这风雪在成全着她,前面的人只低着头往前走,并未注意到她。

  “夏沫,我们该去图书馆看看。”姚晓利拽着夏沫,她回头看到了叶媚。在看到叶媚的那一瞬,她愣了一下。她甚至把叶媚当作了叶好,若不是那年她亲眼看到叶好坠楼的情形……她忙拽着夏沫的胳膊:“夏沫,我们快追上他们……”她收了黄岚的钱答应办事,但当她看到叶媚的瞬间着实吓了一跳。

  夏沫觉得姚晓利脸色不好,她也回头看。在她回头的瞬间,叶媚藏到了一棵大树后:“晓利,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

  “夏沫,一走进学校里,我仿佛就看到了叶好,她一直跟着我们倆。”姚晓利紧紧拽住夏沫的手。

  夏沫强迫自己镇定:“怎么可能?叶好死了那么多年了!”她嘴里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极不舒服。

  就这样夏沫和姚晓利走在前面,叶媚距她们五米之遥。她可以听到夏沫和姚晓利的对话。她摁了手机的录音。

  “夏沫,咱们宿舍当时也就住了咱们几个人。从叶好发生那事后,你最早搬离了宿舍。我们也觉得宿舍里晦气都搬了出来。可我最近总梦见叶好,叶好哭着对我说,她不是跳楼自杀,是有人推她。”姚晓利一脸惊恐。

  夏沫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绷得很紧,她的心被什么拽着,直往嗓子眼钻。她全身极不自然:“是我们同学要聚会了,你想起了叶好,才胡思乱想的吧!”她表现得很镇定。

  “夏沫,我的梦真真切切的,叶好哭得很难过,眼睛里流出来的都是血。”姚晓利吐着舌头:“不说了,不说了,我可能是恐怖片看多了。”

  夏沫微笑,这个笑极不自然:“你还知道自己是恐怖片看多了?”她拽姚晓利:“晓利,我们快追上他们吧!”她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心情。

  夏沫和姚晓利的对话,叶媚听的一清二楚,她突然意识到这个姚晓利似乎在帮自己。她为什么帮自己?她现在考虑不到那么多问题。

  “夏沫,你一会儿跟我去一趟宿舍,我去看看我的一个表妹!”姚晓利挽着夏沫的胳膊。

  “不了,一会儿我还要赶回家给孩子喂奶呢,我孩子身体不好。”夏沫回答着。

  “夏沫,就一会儿,只一会儿,好不好?”姚晓利像个撒娇的孩子:“你是不是也怕叶好的阴魂还未散?”

  “你胡说什么呀!”夏沫甩开姚晓利的胳膊:“我的确有事。”

  “夏沫,你就在宿舍楼下等我两分钟?”姚晓利恳求着夏沫。

  叶媚从远处观察到,夏沫有了几分犹豫,她忙抄近路走到了宿舍楼附近。走到这里,她就伤心,她会想起那年叶好躺在地上的样子。

  此时雪稀疏了许多,银杏光秃秃的枝干被风摇着。这个时候的春天却有着冬的荒凉。叶好曾经躺过的地方,已换了地砖。宿舍楼还一如那年一样挺立着,那些旧年的故事被砖上的灰尘掩去了不少吧?

  叶媚环顾着四周,心底升腾出无限的悲凉。她这会儿最担心的是,夏沫会不会过来?

  

  叶媚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想着夏沫把自己当作叶好的种种可能,她甚至想到了最惨烈的结局。假若自己也像叶好一样……这个想法让她痛苦。

  风突然大了起来,人家店铺前的木牌或是钢管倒在地上的声音,格外刺耳。叶媚听着这些声音心惊肉跳:“寒云,风怎么突然大了?”

  “明天大抵有雪吧!”姜寒云给老太太裁着衣服。

  叶媚便没有再说什么,她努力地想叶好学校的布局。她想象着叶好当时如何从宿舍里跑到了凉台上?这个过程只有把夏沫领到那幢宿舍楼里……但这个做法很冒险。

  叶媚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夏沫聚会的时间。她又给苏子卿打电话:“苏董,你昨天给我说的聚会是几点开始?”

  苏子卿知道叶媚要行动了,他也替叶媚担心:“早上八点。”他害怕以叶媚一个人的力量未必能达到目的。他太了解夏沫,但有些话他又不能给叶媚说。叶媚这张牌必须用到恰到好处,才能帮到自己父亲。

  苏子卿挂了叶媚的电话又给黄岚打电话:“黄岚,我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办好了,姚晓利已经收了我的好处。”黄岚在电话那头不无讨好的口气。

  “你确定她曾是夏沫和叶好的同学?”苏子卿觉得黄岚大大咧咧,怕她办坏事情。

  “苏子卿,你什么意思?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黄岚扯着嗓子喊。

  苏子卿立刻挂了电话。他不喜欢黄岚咋咋呼呼的性格,但为了整个苏家,他向黄岚求婚了。黄岚当时激动地拥住苏子卿哭。

  苏子卿的心底委实在哭,他的婚姻终由不得自己。他让徐律师办的事情已然办好,他现在期望着上面已经读到了他的检举材料。这夜他注定无眠,他不知道明天,叶媚会不会得到答案?而这个答案可以让夏智勇撕掉面具。

  这夜的风声较冬天时更大了些,外面的枯枝似乎在哀嚎着。晚上十二点钟左右,飘起了雪花,雪花密密地交织着,外面的灯光因风雪而变得迷离。叶媚仰躺在床上并未睡去,她看着寒云熨着布料:“寒云,你还不睡?”

  “我答应老太太了,三天后她来取衣服,我得做好。远寒说,做生意诚信第一。”姜寒云提起乔远寒的名字有几分黯然,她低下头继续熨着布料。

  “寒云,你那个乔远寒真的很好吗?每次提起他,你的眼睛都格外明亮。”叶媚很好奇地坐了起来。她开始想象,叶好出事的那天,是不是也在和夏沫谈乔远寒?

  “远寒很好,在我心里,他是全天下最好的男子。”姜寒云算是回答了叶媚,提起远寒,她的心就疼。她如今不知道在哪里寻远寒,她心里便又难过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七点,叶媚推开了寒云的店门。虽然是春雪,却下得纷纷扬扬,这样的天气穿风衣有些冷。她搓了搓手,还是毅然地走进了风雪里。

  叶媚坐车提前到了学校门口,她在等着夏沫他们到来。她看着学校门口陆陆续续走来了三三两两的人,他们热情地打招呼,他们相拥。他们都该是夏沫的同学吧,他们看起来情感真挚。

  八点二十分夏沫才到,她化着精致的妆容,长发披肩,身材依然纤细,倒不像刚生过孩子的女人:“大家好,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下雪路上有点堵车。”

  “你家相公呢?王梓这小子把我们系花给娶了,怕我们揍他吧?”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到夏沫面前,和夏沫握手。

  “王梓刚当科长不久,单位里有好多事情要他亲力亲为。不过,他特意交代了,让我代他问大家好!”夏沫的答复是再周到不过的。

  “既然夏沫来了,我们就进学校吧!”刚才那个男子走在最前面。

  “乔远寒还没有来。”有一个女子喊。

  大家轰然笑了起来:”还念着乔远寒呢?乔远寒那样的,怕是没有他能瞧得上的女子。”他们的目光都看向夏沫。

  夏沫笑得极不自然,她觉得这句话是在讽刺自己。他们谁不知道,自己当初追乔远寒追得轰轰烈烈?可自己还不是嫁给了王梓?

  “当年那个叶好对乔远寒可不是一般的执着,情书一封封啊。我估计乔远寒连叶好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姚晓利靠着夏沫走着,她东张西望着,寻找黄岚给她说过的人。

  叶媚看着夏沫他们走出了五六米远,也走进了学校里面。或者这风雪在成全着她,前面的人只低着头往前走,并未注意到她。

  “夏沫,我们该去图书馆看看。”姚晓利拽着夏沫,她回头看到了叶媚。在看到叶媚的那一瞬,她愣了一下。她甚至把叶媚当作了叶好,若不是那年她亲眼看到叶好坠楼的情形……她忙拽着夏沫的胳膊:“夏沫,我们快追上他们……”她收了黄岚的钱答应办事,但当她看到叶媚的瞬间着实吓了一跳。

  夏沫觉得姚晓利脸色不好,她也回头看。在她回头的瞬间,叶媚藏到了一棵大树后:“晓利,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

  “夏沫,一走进学校里,我仿佛就看到了叶好,她一直跟着我们倆。”姚晓利紧紧拽住夏沫的手。

  夏沫强迫自己镇定:“怎么可能?叶好死了那么多年了!”她嘴里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极不舒服。

  就这样夏沫和姚晓利走在前面,叶媚距她们五米之遥。她可以听到夏沫和姚晓利的对话。她摁了手机的录音。

  “夏沫,咱们宿舍当时也就住了咱们几个人。从叶好发生那事后,你最早搬离了宿舍。我们也觉得宿舍里晦气都搬了出来。可我最近总梦见叶好,叶好哭着对我说,她不是跳楼自杀,是有人推她。”姚晓利一脸惊恐。

  夏沫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绷得很紧,她的心被什么拽着,直往嗓子眼钻。她全身极不自然:“是我们同学要聚会了,你想起了叶好,才胡思乱想的吧!”她表现得很镇定。

  “夏沫,我的梦真真切切的,叶好哭得很难过,眼睛里流出来的都是血。”姚晓利吐着舌头:“不说了,不说了,我可能是恐怖片看多了。”

  夏沫微笑,这个笑极不自然:“你还知道自己是恐怖片看多了?”她拽姚晓利:“晓利,我们快追上他们吧!”她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心情。

  夏沫和姚晓利的对话,叶媚听的一清二楚,她突然意识到这个姚晓利似乎在帮自己。她为什么帮自己?她现在考虑不到那么多问题。

  “夏沫,你一会儿跟我去一趟宿舍,我去看看我的一个表妹!”姚晓利挽着夏沫的胳膊。

  “不了,一会儿我还要赶回家给孩子喂奶呢,我孩子身体不好。”夏沫回答着。

  “夏沫,就一会儿,只一会儿,好不好?”姚晓利像个撒娇的孩子:“你是不是也怕叶好的阴魂还未散?”

  “你胡说什么呀!”夏沫甩开姚晓利的胳膊:“我的确有事。”

  “夏沫,你就在宿舍楼下等我两分钟?”姚晓利恳求着夏沫。

  叶媚从远处观察到,夏沫有了几分犹豫,她忙抄近路走到了宿舍楼附近。走到这里,她就伤心,她会想起那年叶好躺在地上的样子。

  此时雪稀疏了许多,银杏光秃秃的枝干被风摇着。这个时候的春天却有着冬的荒凉。叶好曾经躺过的地方,已换了地砖。宿舍楼还一如那年一样挺立着,那些旧年的故事被砖上的灰尘掩去了不少吧?

  叶媚环顾着四周,心底升腾出无限的悲凉。她这会儿最担心的是,夏沫会不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