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风波(下集)


  兰馨的母亲在医院里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安静了,不再有情绪波动,但兰馨知道,之前这件事母亲是受到伤害了,她很内疚,没有能够好好照顾到母亲,要不是因为太孤独,她也不会被别人利用了感情。

  兰馨不知道让母亲彻底醒悟过来的是她这些天对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在来医院的第二天早晨,兰馨母亲醒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女儿兰馨正趴坐在自己的床边上,双手紧握着母亲的手,母亲试图把女儿的手拿开,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母亲当时就眼眶湿润了。

  兰馨是母亲的独生女,从小就乖巧懂事,心地善良,作为母亲怎能为了一个不是真心对待自己的人而去伤害自己的女儿呢,兰馨的母亲很后悔,看着熟睡中的女儿,眼角处还挂着泪珠,心疼不已,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会提再婚的事情。

  有句话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母女俩之间微妙的关系转变被隔壁病床的郝叔看得清清楚楚,这件事,说开了母女俩谁都没有错,错的是那位想要不劳而获的爱情骗子。

  郝叔说来也巧得很,同兰馨母亲是同一小区,郝叔的儿子还是兰馨的同学。两家虽没有过多的交集,但还算熟悉。郝叔是单身汉好多年了,兰馨记得好像在高二下学期,郝叔的老伴因病去世了。郝叔不想让孩子学习分心,坚持没有找伴,一直都是他一个人供孩子读完大学之后又去了国外留学工作了。

  郝叔是因为血压有点高进的医院,一个人在家无聊,只要头稍微有点晕就赶紧来医院,这是儿子再三叮嘱过的事。儿子对郝叔很是孝顺,出国前就鼓励郝叔自己再找个伴,这样他出国也能够放心父亲一个人在家有个伴相互照应。郝叔为人有点腼腆,虽然一个人也是很孤独,可不知道怎么去找伴。

  在医院里,兰馨有要回母亲家拿些日用品时,就拜托郝叔帮忙照看母亲的,郝叔为人心细,看到兰馨母亲嘴唇干燥,就给她倒水,拿到外面吹凉了再进来递给兰馨母亲喝。去饭堂打饭的时候,顺带把兰馨母亲的那份也打好,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不善言辞,有时候看兰馨母亲时,还会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但兰馨母亲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实在,也会时不时地喊着大哥长大哥短的。

  兰馨一直怕母亲缓不过之前的那道坎儿,对待母亲的态度都是细声微语的,渐渐地兰馨发现母亲的脸上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对自己也没有了尖钻刻薄的话语了,还和以前一样兰儿兰儿的叫唤起来了。

  时间一下子觉得过得好快,一周时间就在医院里渡过了,兰馨母亲身体恢复正常了,精神状态也变好了,每天早晚都会有郝叔陪伴着下楼溜达一圈,郝叔对医院的环境熟悉,他知道医院前门转弯口有一个小公园,早晚都有好多人在那里玩耍,白天水都挂好了,晚上在医院里有些无聊。俩人到外面逛一圈回来,正好值班护士查房。

  兰馨越发觉得母亲最近有点不正常,不光没有找她算旧账,反而突然对这个已经外嫁的女儿腻歪起来,还常常跟她撒娇卖萌,兰馨暗自思考,莫不是母亲精神出了问题了。特意跑到主任医师的办公室咨询母亲的身体健康状态,要不要做个脑CT 什么的,主任医师用坚定不移语气回答,你母亲只是之前有点气虚,加上精神压力才导致晕厥的,现在已经调理好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兰馨听主任医师的话,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急冲冲地回病房告诉母亲这个好消息,明天可以回家。刚到病房楼道口就听到从病房里传来的母亲那爽朗的笑声,走进病房才看到郝叔在给母亲学跳舞的滑稽模样。

  兰馨也不是傻子,忽然间就发现了他们俩人的秘密,真是应了那句话:上帝关上一扇门,必然会给你打开一扇窗。人与人之间的相遇都是必然的,兰馨母亲要不是因为那个骗婚男,也不会到医院,也不会有机会面对面的和郝叔坐在一起,更不会发现郝叔的好。

  兰馨帮母亲办了出院手续,郝叔也跟着出了院,反正兰馨母亲走到那儿,郝叔就跟着在那儿,兰馨觉得是好事情,对郝叔,兰馨是满意的,毕竟是同一个小区里的人,知根知底,就是不知道郝叔儿子的想法,兰馨还是决定和她的这位老同学联系一下,探探他的口风,再做最后决定。

  电话一通,兰馨就把这件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其实兰馨的心里也是如十五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她迫切的想知道老同学的意见,如果他持反对态度,她又将该怎么办。谁料她的话音刚落,对方那边传来哈哈哈大笑不止,让兰馨觉得纳闷,究竟是赞成还是反对,兰馨带着有些急躁的语音问询,郝叔的儿子这才停止了笑声,反问一句我为何要反对呀,我父亲身边有一个人陪伴是好事情我求之不得,该咋办就咋办,要不要把父亲的那套房子加上你母亲的名,兰馨用坚决的语气回答不要,我们家有房,我只希望两位老人在一起能够开心快乐,对于那些附属品我一样不要。

  郝叔的儿子说,那让阿姨住我家吧,我也不在国内,让他们先办证,我在这边帮他们申请一下过春节时让他们俩来我这边过,算是我给他们的结婚礼物。这样的结果既是兰馨所希望的,又觉得顺利得有点不真实,兰馨再一次用带有结巴的口音确认,郝叔的儿子笑着回话,怎么了老同学,你难道觉得我会反对吗?

  我们已经长大了,又不能陪伴在他们身边,我一直都支持父亲再找一个伴儿呢,这样的好事我岂有不同意之说,家里一切你看着办,需要我出力的说一声,我们做儿女的最大心愿就是希望老人们开开心心的安度晚年。

  没过几天,选了一个黄道吉日,郝叔和兰馨母亲一起去了民政局登记注册。年前,俩人开开心心的登上飞机,飞到国外见儿子去了。估计这个年,兰馨也会过得很开心,踏实。

  96

  薄荷绿茶f0b4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5.8

  2019.07.26 21:29*

  字数 2110

  兰馨的母亲在医院里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安静了,不再有情绪波动,但兰馨知道,之前这件事母亲是受到伤害了,她很内疚,没有能够好好照顾到母亲,要不是因为太孤独,她也不会被别人利用了感情。

  兰馨不知道让母亲彻底醒悟过来的是她这些天对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在来医院的第二天早晨,兰馨母亲醒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女儿兰馨正趴坐在自己的床边上,双手紧握着母亲的手,母亲试图把女儿的手拿开,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母亲当时就眼眶湿润了。

  兰馨是母亲的独生女,从小就乖巧懂事,心地善良,作为母亲怎能为了一个不是真心对待自己的人而去伤害自己的女儿呢,兰馨的母亲很后悔,看着熟睡中的女儿,眼角处还挂着泪珠,心疼不已,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会提再婚的事情。

  有句话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母女俩之间微妙的关系转变被隔壁病床的郝叔看得清清楚楚,这件事,说开了母女俩谁都没有错,错的是那位想要不劳而获的爱情骗子。

  郝叔说来也巧得很,同兰馨母亲是同一小区,郝叔的儿子还是兰馨的同学。两家虽没有过多的交集,但还算熟悉。郝叔是单身汉好多年了,兰馨记得好像在高二下学期,郝叔的老伴因病去世了。郝叔不想让孩子学习分心,坚持没有找伴,一直都是他一个人供孩子读完大学之后又去了国外留学工作了。

  郝叔是因为血压有点高进的医院,一个人在家无聊,只要头稍微有点晕就赶紧来医院,这是儿子再三叮嘱过的事。儿子对郝叔很是孝顺,出国前就鼓励郝叔自己再找个伴,这样他出国也能够放心父亲一个人在家有个伴相互照应。郝叔为人有点腼腆,虽然一个人也是很孤独,可不知道怎么去找伴。

  在医院里,兰馨有要回母亲家拿些日用品时,就拜托郝叔帮忙照看母亲的,郝叔为人心细,看到兰馨母亲嘴唇干燥,就给她倒水,拿到外面吹凉了再进来递给兰馨母亲喝。去饭堂打饭的时候,顺带把兰馨母亲的那份也打好,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不善言辞,有时候看兰馨母亲时,还会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但兰馨母亲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实在,也会时不时地喊着大哥长大哥短的。

  兰馨一直怕母亲缓不过之前的那道坎儿,对待母亲的态度都是细声微语的,渐渐地兰馨发现母亲的脸上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对自己也没有了尖钻刻薄的话语了,还和以前一样兰儿兰儿的叫唤起来了。

  时间一下子觉得过得好快,一周时间就在医院里渡过了,兰馨母亲身体恢复正常了,精神状态也变好了,每天早晚都会有郝叔陪伴着下楼溜达一圈,郝叔对医院的环境熟悉,他知道医院前门转弯口有一个小公园,早晚都有好多人在那里玩耍,白天水都挂好了,晚上在医院里有些无聊。俩人到外面逛一圈回来,正好值班护士查房。

  兰馨越发觉得母亲最近有点不正常,不光没有找她算旧账,反而突然对这个已经外嫁的女儿腻歪起来,还常常跟她撒娇卖萌,兰馨暗自思考,莫不是母亲精神出了问题了。特意跑到主任医师的办公室咨询母亲的身体健康状态,要不要做个脑CT 什么的,主任医师用坚定不移语气回答,你母亲只是之前有点气虚,加上精神压力才导致晕厥的,现在已经调理好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兰馨听主任医师的话,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急冲冲地回病房告诉母亲这个好消息,明天可以回家。刚到病房楼道口就听到从病房里传来的母亲那爽朗的笑声,走进病房才看到郝叔在给母亲学跳舞的滑稽模样。

  兰馨也不是傻子,忽然间就发现了他们俩人的秘密,真是应了那句话:上帝关上一扇门,必然会给你打开一扇窗。人与人之间的相遇都是必然的,兰馨母亲要不是因为那个骗婚男,也不会到医院,也不会有机会面对面的和郝叔坐在一起,更不会发现郝叔的好。

  兰馨帮母亲办了出院手续,郝叔也跟着出了院,反正兰馨母亲走到那儿,郝叔就跟着在那儿,兰馨觉得是好事情,对郝叔,兰馨是满意的,毕竟是同一个小区里的人,知根知底,就是不知道郝叔儿子的想法,兰馨还是决定和她的这位老同学联系一下,探探他的口风,再做最后决定。

  电话一通,兰馨就把这件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其实兰馨的心里也是如十五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她迫切的想知道老同学的意见,如果他持反对态度,她又将该怎么办。谁料她的话音刚落,对方那边传来哈哈哈大笑不止,让兰馨觉得纳闷,究竟是赞成还是反对,兰馨带着有些急躁的语音问询,郝叔的儿子这才停止了笑声,反问一句我为何要反对呀,我父亲身边有一个人陪伴是好事情我求之不得,该咋办就咋办,要不要把父亲的那套房子加上你母亲的名,兰馨用坚决的语气回答不要,我们家有房,我只希望两位老人在一起能够开心快乐,对于那些附属品我一样不要。

  郝叔的儿子说,那让阿姨住我家吧,我也不在国内,让他们先办证,我在这边帮他们申请一下过春节时让他们俩来我这边过,算是我给他们的结婚礼物。这样的结果既是兰馨所希望的,又觉得顺利得有点不真实,兰馨再一次用带有结巴的口音确认,郝叔的儿子笑着回话,怎么了老同学,你难道觉得我会反对吗?

  我们已经长大了,又不能陪伴在他们身边,我一直都支持父亲再找一个伴儿呢,这样的好事我岂有不同意之说,家里一切你看着办,需要我出力的说一声,我们做儿女的最大心愿就是希望老人们开开心心的安度晚年。

  没过几天,选了一个黄道吉日,郝叔和兰馨母亲一起去了民政局登记注册。年前,俩人开开心心的登上飞机,飞到国外见儿子去了。估计这个年,兰馨也会过得很开心,踏实。

  兰馨的母亲在医院里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安静了,不再有情绪波动,但兰馨知道,之前这件事母亲是受到伤害了,她很内疚,没有能够好好照顾到母亲,要不是因为太孤独,她也不会被别人利用了感情。

  兰馨不知道让母亲彻底醒悟过来的是她这些天对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在来医院的第二天早晨,兰馨母亲醒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女儿兰馨正趴坐在自己的床边上,双手紧握着母亲的手,母亲试图把女儿的手拿开,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母亲当时就眼眶湿润了。

  兰馨是母亲的独生女,从小就乖巧懂事,心地善良,作为母亲怎能为了一个不是真心对待自己的人而去伤害自己的女儿呢,兰馨的母亲很后悔,看着熟睡中的女儿,眼角处还挂着泪珠,心疼不已,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会提再婚的事情。

  有句话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母女俩之间微妙的关系转变被隔壁病床的郝叔看得清清楚楚,这件事,说开了母女俩谁都没有错,错的是那位想要不劳而获的爱情骗子。

  郝叔说来也巧得很,同兰馨母亲是同一小区,郝叔的儿子还是兰馨的同学。两家虽没有过多的交集,但还算熟悉。郝叔是单身汉好多年了,兰馨记得好像在高二下学期,郝叔的老伴因病去世了。郝叔不想让孩子学习分心,坚持没有找伴,一直都是他一个人供孩子读完大学之后又去了国外留学工作了。

  郝叔是因为血压有点高进的医院,一个人在家无聊,只要头稍微有点晕就赶紧来医院,这是儿子再三叮嘱过的事。儿子对郝叔很是孝顺,出国前就鼓励郝叔自己再找个伴,这样他出国也能够放心父亲一个人在家有个伴相互照应。郝叔为人有点腼腆,虽然一个人也是很孤独,可不知道怎么去找伴。

  在医院里,兰馨有要回母亲家拿些日用品时,就拜托郝叔帮忙照看母亲的,郝叔为人心细,看到兰馨母亲嘴唇干燥,就给她倒水,拿到外面吹凉了再进来递给兰馨母亲喝。去饭堂打饭的时候,顺带把兰馨母亲的那份也打好,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不善言辞,有时候看兰馨母亲时,还会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但兰馨母亲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实在,也会时不时地喊着大哥长大哥短的。

  兰馨一直怕母亲缓不过之前的那道坎儿,对待母亲的态度都是细声微语的,渐渐地兰馨发现母亲的脸上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对自己也没有了尖钻刻薄的话语了,还和以前一样兰儿兰儿的叫唤起来了。

  时间一下子觉得过得好快,一周时间就在医院里渡过了,兰馨母亲身体恢复正常了,精神状态也变好了,每天早晚都会有郝叔陪伴着下楼溜达一圈,郝叔对医院的环境熟悉,他知道医院前门转弯口有一个小公园,早晚都有好多人在那里玩耍,白天水都挂好了,晚上在医院里有些无聊。俩人到外面逛一圈回来,正好值班护士查房。

  兰馨越发觉得母亲最近有点不正常,不光没有找她算旧账,反而突然对这个已经外嫁的女儿腻歪起来,还常常跟她撒娇卖萌,兰馨暗自思考,莫不是母亲精神出了问题了。特意跑到主任医师的办公室咨询母亲的身体健康状态,要不要做个脑CT 什么的,主任医师用坚定不移语气回答,你母亲只是之前有点气虚,加上精神压力才导致晕厥的,现在已经调理好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兰馨听主任医师的话,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急冲冲地回病房告诉母亲这个好消息,明天可以回家。刚到病房楼道口就听到从病房里传来的母亲那爽朗的笑声,走进病房才看到郝叔在给母亲学跳舞的滑稽模样。

  兰馨也不是傻子,忽然间就发现了他们俩人的秘密,真是应了那句话:上帝关上一扇门,必然会给你打开一扇窗。人与人之间的相遇都是必然的,兰馨母亲要不是因为那个骗婚男,也不会到医院,也不会有机会面对面的和郝叔坐在一起,更不会发现郝叔的好。

  兰馨帮母亲办了出院手续,郝叔也跟着出了院,反正兰馨母亲走到那儿,郝叔就跟着在那儿,兰馨觉得是好事情,对郝叔,兰馨是满意的,毕竟是同一个小区里的人,知根知底,就是不知道郝叔儿子的想法,兰馨还是决定和她的这位老同学联系一下,探探他的口风,再做最后决定。

  电话一通,兰馨就把这件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其实兰馨的心里也是如十五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她迫切的想知道老同学的意见,如果他持反对态度,她又将该怎么办。谁料她的话音刚落,对方那边传来哈哈哈大笑不止,让兰馨觉得纳闷,究竟是赞成还是反对,兰馨带着有些急躁的语音问询,郝叔的儿子这才停止了笑声,反问一句我为何要反对呀,我父亲身边有一个人陪伴是好事情我求之不得,该咋办就咋办,要不要把父亲的那套房子加上你母亲的名,兰馨用坚决的语气回答不要,我们家有房,我只希望两位老人在一起能够开心快乐,对于那些附属品我一样不要。

  郝叔的儿子说,那让阿姨住我家吧,我也不在国内,让他们先办证,我在这边帮他们申请一下过春节时让他们俩来我这边过,算是我给他们的结婚礼物。这样的结果既是兰馨所希望的,又觉得顺利得有点不真实,兰馨再一次用带有结巴的口音确认,郝叔的儿子笑着回话,怎么了老同学,你难道觉得我会反对吗?

  我们已经长大了,又不能陪伴在他们身边,我一直都支持父亲再找一个伴儿呢,这样的好事我岂有不同意之说,家里一切你看着办,需要我出力的说一声,我们做儿女的最大心愿就是希望老人们开开心心的安度晚年。

  没过几天,选了一个黄道吉日,郝叔和兰馨母亲一起去了民政局登记注册。年前,俩人开开心心的登上飞机,飞到国外见儿子去了。估计这个年,兰馨也会过得很开心,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