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光达儿女何在?儿子是将军,女儿遭遇令人落泪


  原创淼犇爱历史2天前我要分享

  1908年,许光达生于湖南长沙,在长沙师范学校读书时受到进步思想的启蒙教育,1925年17岁的许光达成为了我党党员,第二年在组织安排下,他考入黄埔五期炮兵科,没想到当时这一决定为几十年后的新中国做了大贡献。

  

  在南昌起义后的三河坝战斗,许光达受了重伤,也因此与部队失去联系,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在安徽芜湖与组织取得联系,不久后他被派往洪湖根据地。

  洪湖游击队的队员都是当地的农民,突然来了一位黄埔毕业的高材生,大家都对他很尊敬,许光达并没有觉得自己比别人多厉害,平时还利用空闲时间就给大家讲战术的运用、战场上的协调和火力配置以及如何利用地形优势,大家对这些很感兴趣,听得也很仔细,渐渐游击队战斗力增强,打了不少大胜仗,随着实力的壮大,上级决定将洪湖地区的各支游击队合编为红6军,许光达担任军参谋长。

  

  1930年,红6军与红2军会师,合编为红2军团,许光达改任红17师师长,手上有了一支队伍完全受他领导,可以让他的军事才华得到充分发挥,接下来一年多内打了不少胜仗,红2军团每一次光辉战绩都离不开红17师的付出,许光达也成为贺老总的爱将。

  不幸的是,1932年应城战斗中许光达身负重伤,苏区医疗条件简陋,在没有麻药情况下,给他做了四次手术都没有将子弹取出,最后在贺老总安排下先送往上海,后辗转送到苏联,才取出那颗距离心脏只有10公分的子弹。

  伤愈后许光达一直留在苏联学习,军事素养和理论知识得到很大的提高,抗战爆发后,他终于回到阔别五年的祖国,在抗战和解放战争中屡立奇功,解放后,军委决定由他负责组建新中国装甲兵,并担任装甲兵首任司令员兼政委,同时还担任解放军战车学校的校长,当年在黄埔军校和留学苏联所学到的知识终于派上用场,他的心血付出为新中国国防建设贡献极大,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许光达与夫人邹静华虽是包办婚姻,两人曾经历十年的分离,但彼此相守,最终能够陪伴终身,其爱情忠贞令人感动,两人一生育有一子一女两个儿女。

  女儿许玲玲生于1939年,但是两岁时患上急性肠炎,战争年代的延安缺医少药,小小年纪的孩子最终因为简陋的医疗条件夭折,其遭遇令人落泪。

  

  儿子许延滨生于1940年,作为家中唯一的孩子,许延滨应该从小受到父母宠爱,但是父亲对他却管教极严,许延滨上小学就住校,让他过集体生活培养自理能力,周末回家也是自己走着回来,从不让他坐家里的公车上下学,最重要的是不能透露自己父亲的身份。

  在父亲管教下,许延滨自小成绩优异,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毕业后一直在部队工作,后来担任装甲兵工程学院副院长,退役前他被授予少将军衔。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1908年,许光达生于湖南长沙,在长沙师范学校读书时受到进步思想的启蒙教育,1925年17岁的许光达成为了我党党员,第二年在组织安排下,他考入黄埔五期炮兵科,没想到当时这一决定为几十年后的新中国做了大贡献。

  

  在南昌起义后的三河坝战斗,许光达受了重伤,也因此与部队失去联系,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在安徽芜湖与组织取得联系,不久后他被派往洪湖根据地。

  洪湖游击队的队员都是当地的农民,突然来了一位黄埔毕业的高材生,大家都对他很尊敬,许光达并没有觉得自己比别人多厉害,平时还利用空闲时间就给大家讲战术的运用、战场上的协调和火力配置以及如何利用地形优势,大家对这些很感兴趣,听得也很仔细,渐渐游击队战斗力增强,打了不少大胜仗,随着实力的壮大,上级决定将洪湖地区的各支游击队合编为红6军,许光达担任军参谋长。

  

  1930年,红6军与红2军会师,合编为红2军团,许光达改任红17师师长,手上有了一支队伍完全受他领导,可以让他的军事才华得到充分发挥,接下来一年多内打了不少胜仗,红2军团每一次光辉战绩都离不开红17师的付出,许光达也成为贺老总的爱将。

  不幸的是,1932年应城战斗中许光达身负重伤,苏区医疗条件简陋,在没有麻药情况下,给他做了四次手术都没有将子弹取出,最后在贺老总安排下先送往上海,后辗转送到苏联,才取出那颗距离心脏只有10公分的子弹。

  伤愈后许光达一直留在苏联学习,军事素养和理论知识得到很大的提高,抗战爆发后,他终于回到阔别五年的祖国,在抗战和解放战争中屡立奇功,解放后,军委决定由他负责组建新中国装甲兵,并担任装甲兵首任司令员兼政委,同时还担任解放军战车学校的校长,当年在黄埔军校和留学苏联所学到的知识终于派上用场,他的心血付出为新中国国防建设贡献极大,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许光达与夫人邹静华虽是包办婚姻,两人曾经历十年的分离,但彼此相守,最终能够陪伴终身,其爱情忠贞令人感动,两人一生育有一子一女两个儿女。

  女儿许玲玲生于1939年,但是两岁时患上急性肠炎,战争年代的延安缺医少药,小小年纪的孩子最终因为简陋的医疗条件夭折,其遭遇令人落泪。

  

  儿子许延滨生于1940年,作为家中唯一的孩子,许延滨应该从小受到父母宠爱,但是父亲对他却管教极严,许延滨上小学就住校,让他过集体生活培养自理能力,周末回家也是自己走着回来,从不让他坐家里的公车上下学,最重要的是不能透露自己父亲的身份。

  在父亲管教下,许延滨自小成绩优异,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毕业后一直在部队工作,后来担任装甲兵工程学院副院长,退役前他被授予少将军衔。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