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思华年连载


纹短裤,上面的污渍掩去了鲜亮的色彩,全裸着膀子,瞧着被晒得像卤肉一样的脖子,我眉头一皱,刚想回一嘴,被问价的女人挡了回来。

  我顺着韩叔的视线看过去,轻哼!果然是个老变态!? 顺势将手里的菜单垫在了屁股底下,习惯性的摸了摸裤兜儿里的手机,忘了忘了,被收上去了。

  这家大排挡怎么这么狗呢!上班还收手机,这个点闲着也是闲着,十几桌一个人也没有,都去前面的海滩玩了,这个点谁会吃饭。

  女人走后韩叔又喊我过去,这是他泡妹子惯用的把戏。“过来啊!小唐,我给你看看手相!”

  我翘着二郎腿,不屑的朝他咧嘴大笑,玩笑道,“韩叔便宜还没占够啊!”

长腿攀上脖颈,最后定在她轻笑的嘴唇,手上摇的更起劲了,“别瞎扯了!和我闺女一般大,赶紧下来。”

  我笑笑没有说话,这家大排档的后面就是宾馆,哥俩的生意,一个管宾馆,一个管饭店,家里倒是分的清楚;韩叔似乎在这很久了,人来人往,结识了不少朋友,总是熟络的帮人家安排停车位。

  这里我也是才干了一个月,只知道这的服务员都管他叫韩叔,就跟着一起叫着,他真名是什么我倒是没问过。

  我撇了撇嘴,肩膀前倾将将起身。

  后背冷冷的寒气,“你好,这的餐厅几点开始营业啊?”

  一句话又将我的屁股送回凳子上,我下意识的伸手递菜单,忽然想到菜单被我坐在了,屁股底下。

  我心虚的起身转过头,顺手捞起凳子上的菜单,递向身后的男人,“随时都能做的先生,您先看看菜单……”

下沿,平角泳裤严丝合缝地贴在精瘦的腰上,我的老脸一红,迅速抬头望向如精雕玉琢般精致的脸,倒是这个不可侵犯的表情,我憨笑的看着他,此时此刻菜单还在我的手中举着,额!不会是看到了吧,嫌弃么?

  空气有一点小尴尬,不接拉到,切!我抽动了嘴角的肌肉,笑的如沐春风,干脆将菜单举到他的脸上,“先生,我们这有水煮肉片,地三鲜,溜肉段,干炸里脊,油焖大虾……您看想吃什么口味的,其实我们这的特色是海鲜,您要是感兴趣,下面海鲜的摊位也是我们这的,都可以为您免费加工的。”

  男人耐心的听着,没有打断的意思,半晌才淡淡的开口,“不用了,我只是确认一下。”

  额!手臂酸了!

  你大爷的,你怎么早不说呢!害得我废了这么多口水。

  “好的,先生您慢走!”我含糊不清的咬字发声,这句话说的多了不自觉的顺口而出。

  唉,不得不说,真是个看脸的时代,韩叔给看手相就是趁机揩油,要是韩叔长成这个男人的样,得多少小姑娘主动被揩油,热泪盈眶啊!细细想来韩叔也怪可怜了,我的眼睛从男人完美的背影移开,对上了韩叔卤肉色的脸,唉,还是算了吧!

  “唐锦瑟,我去个洗手间啊!”蔡欣怡将手里点菜的东西都递到了桌边,示意的指了指后面“我去啦。”

  “去吧去吧!这会没人来啊!”我笑吟吟的看着她,蔡欣怡和我不一样,她是长期工,重点是工资比我多了五百,过分!

  陆琳琳坐在我的一旁,拿捏着声音,“她可是会偷懒,没事就往厕所跑,看到有钱的男人就争抢着上前,谁不知道她啊!就她,也不照照自己。”

  我好笑的看着她涂的跟白墙一样的脸,像姨太太一样靠在椅背,“是是是,您说的真好!哪能跟您比呢!日本艺伎的脸都不见得有您的白!”

  我从小就是捧场王,这不鼓掌正鼓得起劲。

  陆琳琳瞪着我翻了个白眼,接着起身去韩叔那看手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