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男孩穿蓝色,女孩穿粉色?男孩女孩天生不同,还是后天差异?


  2019-08-09 23:38:32 挠爪儿育儿

  “哇,是个女孩!”

  “哇,是个男孩!”

  一个宝宝出生后,通常人们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上面两句中的一句。

  从这一刻起,男孩和女孩就开始受到不同的对待,比如:

  男孩子被裹在蓝色的毯子里,女孩子被裹在粉红色的毯子里;

  男孩子得到玩具小汽车当礼物,女孩子得到布娃娃当礼物;

  男孩子在害怕、寂寞、难过时,很少被重视,女孩子在害怕、寂寞、难过时,得到更多的安慰;

  男孩子被爸爸妈妈拥抱得少,女孩子被爸爸妈妈拥抱得更多;

  男孩子被鼓励去玩冒险、探索、身体碰撞更多的游戏,比如踢球,女孩子则被鼓励玩安静、乖巧、身体碰撞少的游戏,比如过家家;

  男孩子和女孩子不一样,而且从很小的时候就能表现出来。性别差异好像很明显。

  

  性别差异,是先天如此,还是后天教育的结果呢?

  两者都有。

  先天因素:

  * 女孩相比男孩,通常说话更早。

  * 男孩比女孩更具工具性攻击性,比如和别的孩子抢玩具;女孩更倾向于关系攻击,比如冷落、孤立别人。

  * 男孩的活跃度通常高于女孩,也更容易被激惹。

  * 男孩的睡眠更容易被打乱。

  * 男孩子更喜欢扮鬼脸。

  

  先天的性别差异确实存在,不过,一般来说,女婴和男婴之间的差异是很小的。

  如果不说,成人通常很难区别男孩和女孩。

  婴儿和婴儿之间的个体差异,比他们的性别差异大多了。

  爸爸妈妈、社会文化、教育等后天因素,是可以放大,或者缩小这种先天差异的。

  只是目前看来,我们的社会比较倾向于放大这样的差异。

  后天因素是如何放大性别差异的?

  成年人通常会不自觉地用更不同的方式来诠释男孩和女孩的行为。

  我们来看一个心理实验:

  心理学家约翰.康得利给成年人展示一段婴儿录像,内容是一个9个月大的孩子对不同玩具的反应。

  虽然大家看的都是同样的录像,但其中一部分大人被告知,这个孩子叫“约翰”,而另一些大人被告知,这个孩子叫“玛丽”。

  实验要求大人们判断并评估婴儿的快乐、愤怒、恐惧的程度。

  当婴儿看到盒子里弹出的小丑而大哭的时候,知道孩子叫“约翰”的那些大人,认为孩子哭是因为生气了。

  而知道孩子叫“玛丽”的那些大人,则认为孩子哭是因为恐惧。

  显然,我们大人在观察孩子行为的时候,不自觉地加上了“性别滤镜”。

  这样的“性别滤镜”,也影响这孩子观察世界的方式,影响着他们的行为以及他们与同伴和成人互动的方式。

  

  性别滤镜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大人通过“性别滤镜”来观察孩子,孩子也通过“性别滤镜”来观察世界,当然更容易符合社会的预期——男孩更像个男孩样,女孩更像个女孩样。

  不过,这样做的弊端是,男孩和女孩从出生起就因为性别受到不同的对待,同样也受到了不同的限制,从而无法发挥自己全部的潜能。

  比如,一个本身有数学天赋,空间感和逻辑能力很好的女孩,很可能因为性别的刻板印象,不被重视这方面的能力,不允许进行爬高、爬低地空间探索,反而被要求“玩女孩子玩的游戏”,因而错过了在数学方面做出成绩的机会。

  比如,男孩刚会走路,迈出第一步时,父母倾向于鼓励他继续走,继续探索世界;而女孩迈出第一步时,父母更倾向于拥抱她,和父母保持近距离。

  渐渐地,女孩倾向于表现出较大的顺从,以及较少的独立;而男孩则更倾向于独立,以及较少的情感表达。

  于是,男孩缺了点关怀,女孩又缺了点勇气。

  

  养育男孩的时候,哪些问题让爸爸妈妈很头疼?

  通常是:

  “他不听话”;

  “他有什么要求从来不会好好说”;

  “他不爱说话”;

  “一点儿也不考虑我们的感受,没有小女孩贴心”;

  养育女孩的时候,爸爸妈妈又担心啥?

  “太娇气”;

  “动不动就哭”;

  “受不了一点儿挫折,容易放弃”;

  “输不起,稍微有点挑战的活动,直接不愿意参与”;

  和爸爸妈妈保持亲密的连接,以及拥有自信的力量,是每个孩子都需要的、应该拥有的权利。

  但如果“性别滤镜”太重了,我们就容易忽视孩子这样的需求。

  女孩子的力量容易被看轻,反而更要求她们“乖巧”、“懂事”、“对别人友善”,搞好人际关系胜于取得成就感。

  同样,男孩子也很难被鼓励培养亲密感,而是被灌输竞争、实力、勇气、成就。但凡有哭、撒娇、害怕的表现,也很难得到父母亲密的安慰,反而被大人教育:

  男孩子不能哭;

  男孩子要勇敢;

  男儿有泪不轻弹……

  刚刚萌发出的一点儿建立亲密感的需求,又这样被推远了。

  

  如何让男孩更友善,女孩更自信?

  有一位心理学家叫做桑德拉.贝姆,提出了鼓励孩子“双性化”的观点。

  别误会,双性化并不是鼓励男孩子更像女孩,女孩子更像男孩。

  而是说,父母可以鼓励孩子,把男性看成是坚定而自信的(典型男性适宜特征),但同时又是友善而温柔的(典型女性适宜特征);

  把女性看成是有同情心、温柔的(典型女性适宜特征),同时也是自信、独立,有竞争性的(典型男性适宜特征)。

  为此,爸爸妈妈可以:

  * 告诉年幼的孩子,除了生理特征不同之外,一个人的性别并不是那么重要。

  * 孩子玩交叉性别的游戏,以及同性别的游戏,都值得鼓励。

  * 平等地分配家务,男孩子可以学习做饭,女孩子也可以学习修理玩具,反之亦然。

  * 爸爸妈妈也应当做出“双性化”的表率,比如爸爸也会做饭洗衣,妈妈也能换灯泡。

  

  让男孩子在保有力量的时候,也懂得社交、亲密,和别人保持连接。

  让女孩子在善于交往的同时,也保有自己的力量。

  年幼的孩子,需要明白实现自己的才能、作为独立的人的行事,而不是作为特定性别的代表来行事。

  “哇,是个女孩!”

  “哇,是个男孩!”

  一个宝宝出生后,通常人们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上面两句中的一句。

  从这一刻起,男孩和女孩就开始受到不同的对待,比如:

  男孩子被裹在蓝色的毯子里,女孩子被裹在粉红色的毯子里;

  男孩子得到玩具小汽车当礼物,女孩子得到布娃娃当礼物;

  男孩子在害怕、寂寞、难过时,很少被重视,女孩子在害怕、寂寞、难过时,得到更多的安慰;

  男孩子被爸爸妈妈拥抱得少,女孩子被爸爸妈妈拥抱得更多;

  男孩子被鼓励去玩冒险、探索、身体碰撞更多的游戏,比如踢球,女孩子则被鼓励玩安静、乖巧、身体碰撞少的游戏,比如过家家;

  男孩子和女孩子不一样,而且从很小的时候就能表现出来。性别差异好像很明显。

  

  性别差异,是先天如此,还是后天教育的结果呢?

  两者都有。

  先天因素:

  * 女孩相比男孩,通常说话更早。

  * 男孩比女孩更具工具性攻击性,比如和别的孩子抢玩具;女孩更倾向于关系攻击,比如冷落、孤立别人。

  * 男孩的活跃度通常高于女孩,也更容易被激惹。

  * 男孩的睡眠更容易被打乱。

  * 男孩子更喜欢扮鬼脸。

  

  先天的性别差异确实存在,不过,一般来说,女婴和男婴之间的差异是很小的。

  如果不说,成人通常很难区别男孩和女孩。

  婴儿和婴儿之间的个体差异,比他们的性别差异大多了。

  爸爸妈妈、社会文化、教育等后天因素,是可以放大,或者缩小这种先天差异的。

  只是目前看来,我们的社会比较倾向于放大这样的差异。

  后天因素是如何放大性别差异的?

  成年人通常会不自觉地用更不同的方式来诠释男孩和女孩的行为。

  我们来看一个心理实验:

  心理学家约翰.康得利给成年人展示一段婴儿录像,内容是一个9个月大的孩子对不同玩具的反应。

  虽然大家看的都是同样的录像,但其中一部分大人被告知,这个孩子叫“约翰”,而另一些大人被告知,这个孩子叫“玛丽”。

  实验要求大人们判断并评估婴儿的快乐、愤怒、恐惧的程度。

  当婴儿看到盒子里弹出的小丑而大哭的时候,知道孩子叫“约翰”的那些大人,认为孩子哭是因为生气了。

  而知道孩子叫“玛丽”的那些大人,则认为孩子哭是因为恐惧。

  显然,我们大人在观察孩子行为的时候,不自觉地加上了“性别滤镜”。

  这样的“性别滤镜”,也影响这孩子观察世界的方式,影响着他们的行为以及他们与同伴和成人互动的方式。

  

  性别滤镜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大人通过“性别滤镜”来观察孩子,孩子也通过“性别滤镜”来观察世界,当然更容易符合社会的预期——男孩更像个男孩样,女孩更像个女孩样。

  不过,这样做的弊端是,男孩和女孩从出生起就因为性别受到不同的对待,同样也受到了不同的限制,从而无法发挥自己全部的潜能。

  比如,一个本身有数学天赋,空间感和逻辑能力很好的女孩,很可能因为性别的刻板印象,不被重视这方面的能力,不允许进行爬高、爬低地空间探索,反而被要求“玩女孩子玩的游戏”,因而错过了在数学方面做出成绩的机会。

  比如,男孩刚会走路,迈出第一步时,父母倾向于鼓励他继续走,继续探索世界;而女孩迈出第一步时,父母更倾向于拥抱她,和父母保持近距离。

  渐渐地,女孩倾向于表现出较大的顺从,以及较少的独立;而男孩则更倾向于独立,以及较少的情感表达。

  于是,男孩缺了点关怀,女孩又缺了点勇气。

  

  养育男孩的时候,哪些问题让爸爸妈妈很头疼?

  通常是:

  “他不听话”;

  “他有什么要求从来不会好好说”;

  “他不爱说话”;

  “一点儿也不考虑我们的感受,没有小女孩贴心”;

  养育女孩的时候,爸爸妈妈又担心啥?

  “太娇气”;

  “动不动就哭”;

  “受不了一点儿挫折,容易放弃”;

  “输不起,稍微有点挑战的活动,直接不愿意参与”;

  和爸爸妈妈保持亲密的连接,以及拥有自信的力量,是每个孩子都需要的、应该拥有的权利。

  但如果“性别滤镜”太重了,我们就容易忽视孩子这样的需求。

  女孩子的力量容易被看轻,反而更要求她们“乖巧”、“懂事”、“对别人友善”,搞好人际关系胜于取得成就感。

  同样,男孩子也很难被鼓励培养亲密感,而是被灌输竞争、实力、勇气、成就。但凡有哭、撒娇、害怕的表现,也很难得到父母亲密的安慰,反而被大人教育:

  男孩子不能哭;

  男孩子要勇敢;

  男儿有泪不轻弹……

  刚刚萌发出的一点儿建立亲密感的需求,又这样被推远了。

  

  如何让男孩更友善,女孩更自信?

  有一位心理学家叫做桑德拉.贝姆,提出了鼓励孩子“双性化”的观点。

  别误会,双性化并不是鼓励男孩子更像女孩,女孩子更像男孩。

  而是说,父母可以鼓励孩子,把男性看成是坚定而自信的(典型男性适宜特征),但同时又是友善而温柔的(典型女性适宜特征);

  把女性看成是有同情心、温柔的(典型女性适宜特征),同时也是自信、独立,有竞争性的(典型男性适宜特征)。

  为此,爸爸妈妈可以:

  * 告诉年幼的孩子,除了生理特征不同之外,一个人的性别并不是那么重要。

  * 孩子玩交叉性别的游戏,以及同性别的游戏,都值得鼓励。

  * 平等地分配家务,男孩子可以学习做饭,女孩子也可以学习修理玩具,反之亦然。

  * 爸爸妈妈也应当做出“双性化”的表率,比如爸爸也会做饭洗衣,妈妈也能换灯泡。

  

  让男孩子在保有力量的时候,也懂得社交、亲密,和别人保持连接。

  让女孩子在善于交往的同时,也保有自己的力量。

  年幼的孩子,需要明白实现自己的才能、作为独立的人的行事,而不是作为特定性别的代表来行事。